好快,真的好快。
一個月就這樣即將過去了,
我們失去您就要滿一個月了呢,親愛的伯父。

回想起當時接到電話的心情,
依然,難以置信。
當時正在工作中的我,不敢去想我聽到了什麼‧‧‧
電話那一頭是弟弟帶著濃濃鼻音叫我馬上請假的聲音,
他說『姊妳馬上向你們店長請假』
『我們現在要回南部』
『‧‧‧阿伯好像快不行了』


急忙追問弟弟到底情形怎樣?他卻也說不出來。
眼淚,瞬間潰堤,
嚇壞了同事,卻是怎麼樣也止不住。
驅車趕往台南奇美的一路上,無比煎熬。
前座的爸媽沒說什麼,但車速卻越來越快,
後座的我們姊弟三人,一樣的沉默,一樣的眼淚,一滴一滴地不停滑落。
希望趕快到達醫院,又害怕到了之後所要面對的事情,這是我矛盾不已的心情。

進入加護病房時,我不敢相信那是您。
爸爸、弟弟不斷不斷的『大哥、大哥』、『阿伯、阿伯』的叫著您,您卻都沒有一點點的反應,
有的只是,因為疼痛而產生的顫抖‧‧‧
有的只是,那冷冰冰的儀器發出的嗶嗶聲響‧‧‧

為了等待遠在桃園的我們,
伯母及堂姊妹們同意替您接上呼吸器。

對不起伯父,在最後還讓您辛苦了。

而更大的煎熬及難題是‧‧‧
要怎麼向屏東家裡的爺爺奶奶說這件事‧‧‧

從去年底就入院開刀的伯父,一次也沒有回到屏東老家過。
今年除夕的團圓飯,並不團圓。
原來是七人的餐桌,因為奶奶行動不便而成了六人,這已經是個遺憾。
而從現在到以後的每一天、每一次過年,
再也沒有所謂的全家團圓,永遠都將缺少了一個人。


在您還有意識時,說了『想要回家』這句話。

對不起,伯父。
原本大家的決定是沒有要讓您回家的‧‧‧

爺爺奶奶年紀太大、身體不好,
我們都害怕,這一回去‧‧‧倒下的將不只一人。
沒料到的是,爺爺竟主動問起。
應是我們連夜趕回南部而讓他起了疑心,
爺爺才開口問爸爸,爸爸馬上忍不住痛哭。

爺爺您真的好堅強!
因為您的堅強,大家才敢完成伯父他想要回家的心願。
再您勇敢的走上前看兒子最後一眼時,我只能用力抱住您,泣不成聲的說『爺爺我們都長大了你還有我們』。


在醫院的時間很煎熬,在家裡等待的時間更是痛苦。
因為在呼吸停止時,為了等我們而插了管、用了能夠幫助維持生命跡象的藥物,
基於人道所以必須要等,等藥物的作用力下降,下降到一定程度,醫院才能夠拔管讓病人回家。

如果可以,我好希望那一刻永遠都不要來!
很可怕,真的、真的很可怕。
可怕的並不是死亡,
而是你知道這人一但回到了家,將永遠永遠不會再睜開眼、不會再與你說話。

第一次用這麼悲痛的心情來迎接親人回家。
第一次看到弟弟哭得跪倒在醫院地板上。
第一次目睹親人在自己面前被拔掉管子、漸漸地漸漸地失去呼吸‧‧‧
而前一刻,打氣的幫浦明明就還在我的手上,令人難以置信。
第一次回到屏東家裡卻不敢上樓看奶奶,想到她問伯母:『哥哥呢?回來了嗎?』
卻得騙她說:『嗯、回來了。』
『因為身體不好住三樓不方便,所以在樓下。』
『那他現在怎樣?』
『嗯、因為很累所以現在在睡覺了。』

奶奶其實應該也猜到了事實吧?
聽弟弟說,在伯父入殮前,揹了奶奶下樓看他最後一面,還算平靜。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我們真的都沒有勇氣及力氣再接受一個失去了。
但爺爺奶奶心裡的痛是我們無法懂的,那是他們含辛茹苦扶養長大的兒子啊!


是因為終於回到久違了的家中所以開心嗎?
伯父您最後微笑了吧!
身上的黃疸比起在醫院時褪了許多,臉色也好看了。
在醫院時您有沒有聽到阿德說明年要娶姊姊?
他喊了您「爸爸」喔!您一定有聽到吧!
您有沒有跟著我們一起念佛,跟著菩薩走?
現在的您沒有生病,很健康喔!
不用擔心爺爺奶奶,家裡還有我們喔。
不用擔心伯母,姊姊及盈吟思妤他們都長大了,會幫您照顧她的。
您要安心跟著菩薩走喔!
跟著祂去享福,不用再受苦了。


謝謝您一直以來的疼愛
謝謝您一直以來對這個家的付出
現在請您卸下這個擔子
往後讓我們來為您守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雖然過了很久才說
但還是要謝謝妳們,陳阿餅跟KANI(抱)
尤其是阿餅
除了謝謝之外,還要說聲對不起
抱歉當時嚇壞妳了




以上。

roxanne19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