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殘忍的推開我,在說出了愛以後




自從兩人回到上田家的大宅後,上田很明顯的感覺到錦戶亮在疏遠著他。 

究竟在逃避些什麼?是我嗎? 

不是說了喜歡說了愛嗎?既然如此,又為何要逃避? 

還是對你而言,喜歡我是讓你覺得那麼不堪的一件事……好不容易終於弄明白自己的心情,你卻想要視若無睹,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企圖像以前一樣。

 

 

不可能的…不可能再像從前一樣了…如今的你和我。

 

 

大宅裡的每一個人都發現到,少爺自從外出巡視領地返家後,就變得鬱鬱寡歡,心事重重的樣子,不再愛笑愛鬧了。 

像現在,一個人蹲在院子裡的小池塘邊,隋意地撥弄著池水、有一下沒一下的,整個人一副很沒精神的樣子,魂都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了……最可憐的是池子裡的那些價值不斐、七彩斑斕的錦鯉,沒有魚飼料吃也就算了,還要被他嚇的是四處逃命。 

通常這種時候,只能仰賴錦戶了。以往上田心情不好鬧脾氣時,只要錦戶一出馬,一定能安撫的他笑顏逐開、一掃陰霾。 
但現下錦戶居然難得的沒有前來關心,而且最大的問題是… 

造成上田心情欠佳的罪魁禍首--似乎就是錦戶。 


那兩人現在就算面對面也不說不上一句話,都是上田直勾勾的凝視著錦戶,而後者則選擇視而不見的調離視線,任由那兩道灼灼目光像是要將他的背燒穿兩個洞似的,完全不理不睬。 


不行不行!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該想個辦法來解決眼前的僵局啊… 

想是這樣想,但對感情這回事一無所知,青澀的完全不解人事的上田怎麼有可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來,就在他煩躁的快將頭頂上的烏絲全扯下來之際,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人影… 

對了!去問那個人不就行了!是那個人的話,一定能替我想出個好主意來解決的。 

急急的自池塘邊起身,飛也似的衝出大門往外奔去,連門邊掃地的下人跟他問好也沒空回應,更遑論在陰暗處裡,始終注視著他的那一道眼神了… 



正在房裡給情人寫著信的赤西大少爺,著實的被突然闖進房裡的上田嚇了一大跳。 
試想,當你正喜孜孜的看完戀人的來信,樂顛顛的提起筆正要回信,滿腦子風花雪月(當中還包括了許多不純正的思想…)之際,有個人突然撞開你的大門,火燒屁股似的衝到你面前,連讓你把信藏到背後的時間都沒有的就被人一把揪住領子死命的搖晃,搖的你頭暈腦脹分不輕東南西北……能不嚇到嗎?!尤其他赤西大少爺膽子小是出了名的人盡皆知… 

「停停停!不要在搖了,再搖下去我就要吐了…」在腦袋前後晃動中,赤西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上田。 

上田聞言趕快鬆手,這才發現赤西被他搖的整個人臉色發白,一副真的是要吐出來的樣子。 

…對不起,仁。」上田為自己的衝動魯莽感到不好意思。 

「吼!差點沒被你搖死!你是大白天見鬼了是不是?!瞧你一個勁兒急的。」 

「仁,你幫幫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小亮都不理我了…」一提到煩心的事,上田伸出手又想去抓住赤西的衣服,嚇的他趕忙從椅子上跳起來,倒退一大步。 

嚇!又來! 
赤西趕緊搬了張椅子到他跟前,示意他坐下。 

「好好好~~別急別急,有什麼事你慢慢說嘛,我又不會跑掉。」他替自己及上田倒了杯茶水,感覺到這事一時半刻是說不完的… 
「先喝口水緩一下吧。」他將杯子遞給上田。 

上田無言的接過杯子,在他將茶杯送至唇邊之際,不受控制的淚,突然湧出眼眶,一滴一滴的落入杯中,在金黃色的水面激起一圈圈、小小的漣漪。 

天啊…怎麼說哭就哭了,這傢伙愛哭包的個性還是跟小時候一個樣… 
「好好好~~你不要哭了啦,有什麼事直接說了,就是不要哭啦~~」手忙腳亂的想要止住上田的眼淚,要是被別人看見這一幕,以為他又欺負上田而一狀告到錦戶亮那裡去的話,他就算有十層皮也不夠他剝啊… 

…亮不理我了。」上田胡亂的抹著臉上的淚水,一臉狼狽的說著。 

「蛤?你們吵架了嗎?」這關他屁事啊… 

「沒有吵架…」 

「沒有吵架?那好端端的他幹麻不理你?」赤西覺得自己頭開始痛了… 

…他說他喜歡我…」 

「喜歡喔?那很好啊---!!!你說什麼?!」赤西差點摔下椅子,掏了掏耳朵,確定自己沒聽錯。 

「喜歡,亮說他喜歡我。」上田乖乖的覆述了一次。

…」還真的是說喜歡啊…錦戶那傢伙終於開竅了嗎?還是被雷打到? 


想他赤西家大少爺閱人無數(其實總共也才一個),以他精準無比的眼光及過人的判斷力(?),早就發現錦戶那小子對竜也的不純正心思,就說嘛,有哪個哥哥看弟弟的眼神會熱烈的像是要把他吞下肚?每次只要自己和上田玩的較親近一些,總會感覺有人在瞪著他似的,渾身不自在,不用說那人絕對是錦戶。
但以他這麼多年的觀察下來,以為錦戶那笨蛋應該是打死也不會說出口,打算把這個秘密帶進棺材裡,然後抱憾終身的。 

嘛,雖然大家交情不錯,他也樂見上田能跟錦戶在一塊兒,但如果有一方不願意表明,另一方又傻傻呆呆地沒發現身旁人的心意,他也實在是不能說什麼也不便插手,畢竟他只是個旁觀者,雖然俗話總說:『旁觀者清』。 

終於…現在有一個當局者清了,不過… 

「那你呢,竜也?」錦戶反問他。 

…」上田被問的有點茫然。 

「我的意思是,你也喜歡亮嗎?竜也。」這人太笨,得問的再清楚一點。 

…嗯,喜歡…我喜歡他。」低垂的臉上染上了一抹紅暈。 

「跟亮喜歡你一樣的喜歡他?」赤西在接再厲的問道,他擔心上田只是過度的依賴,將這種感情誤解成愛… 

「亮說…我以後會喜歡女孩會成家,而他也是。」他抬起頭來面向赤西,「但是我不想,我只要有小亮就夠了,其他人我誰都不要。」仰起的小臉上,是充滿堅定的的神情。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赤西決定再下一帖猛藥,「亮對你的喜歡,可是會--」接下來的話他貼近上田耳邊輕聲說出,並趁機觀察他的反應,說完後,涼涼地問了一句: 

「這樣你也沒關係嗎?」 

聽完赤西的耳語,上田整個人震撼到不行,努力消化完他說的那些內容,紅著臉、緊咬著下唇,吶吶地點了點頭。 

…沒關係,是亮的話…沒關係。」老天!這麼丟人的話自己居然說的出口! 

上田把熱到快冒煙的臉埋進雙手裡,不好意思讓赤西看見自己這麼丟臉的樣子。 

「吶,那不就得了~既然你們是互相喜歡,那還有什麼問題。」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 

這句話讓前一刻還害臊的滿臉通紅的上田,瞬間像是被澆了桶冷水似的。 

「可是,他現在不理我了…說了喜歡之後就再也不跟我說話了…」情緒一下子沉到谷底。 

…對吼!這不就是竜也煩惱到跑來找我的癥結嗎?赤西一掌拍向額頭,暗罵自己還真是個大笨蛋! 

這個問題不解決的話,就算互相在怎麼喜歡也是沒用的,他大致上可以了解亮逃避的原因,說來說去還不就是什麼世俗成見、道德規範那一類撈什子狗屁不通的東西,在他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嘛、人生苦短,所以才要即時行樂啊,亮那傢伙就是太不知變通了,才會弄得竜也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換作是他的話,很簡單,只要生米煮成熟飯一切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以亮那死板板的性子,是不可能在這樣之後還棄竜也於不顧的啦。 


赤西對上田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過來,悄悄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不意外地看見他吃驚的模樣。 

「不行啦!這怎麼行的通…」上田還想拒絕。 

「難道你不想亮再理你嗎?」故意落下狠話。 

「可是…真的可以嗎?」上田被他說的有點動搖了,但還是不確定。 

「行啦~行啦~我赤西仁是什麼角色!照我說的準沒錯。」赤西大拍胸脯掛保證,臉上還掛著一副信心滿滿的笑容。 

…嗯。」上田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答應了他的提議,但他總覺得,赤西的笑容看起來有那麼一點邪惡的味道…

 

 

 


好戲即將上場囉~

 

 

錦戶亮,你等著接招吧。

 


赤西滿腹期待接下來的好戲,他等著看亮到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啊~~ 
一想到這裡,他就很想立刻衝到房門口去仰天大笑一番啊! 


上田看著赤西那一變再變的臉部表情,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從心中升起。 
來拜託他真的是個明智的選擇嗎? 
不管了!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事到如今,一切只能聽天由命了。

========================================================

有種我在搞笑的感覺 (倒)
快要寫不下去了‧‧‧
未免也鋪陳的太長了點 Onz



‧‧‧我認真的想要棄坑了 XDD




以上。


roxanne19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