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一份愛情,在你眼前悄悄萌芽時,
該伸手擷取,細心灌溉呵護?
亦或是折斷其枝芽,扼殺它生長的權利?

--當你明知這絕對不會是一段被祝福的戀情。 



在不斷顛簸的車子裡,上田有點不舒服。猜想是暈了吧?胸口像壓著塊石頭似的,悶悶的想吐。
微側著頭望了坐在身旁的錦戶一眼,端正的臉孔上沒啥表情,嚴肅地不發一語,直視著正前方的漆黑深瞳裡,裝載了一些他看不懂也讀不出的情緒,覺得無聊了,上田有些賭氣的扭過頭看回原先看著的窗外風景。

窗外,是大片大片的田地,田裡有正辛苦揮汗耕作的農民,背著孩子也下田幫忙的農家婦女,那一束一束黃澄澄油亮亮的稻穗,是農人辛勤的成果,也是他們上田家財富的証明。縱使現今時局不穩定,國家處在戰事不停的紛擾景況中,但身為能夠提供米糧輸出、布匹織造的上田家獨生子的他,依舊是生活的沒有絲毫憂慮。

但即使是身為富家子弟,上田卻沒有一般富家少爺慣有的嬌縱脾氣,除了父親嚴格的教育方式之外,還有個錦戶亮--在他未出世前即被上田家收養的孩子,錦戶疼愛他照顧他,卻也教導他待人處世的道理。即便是在母親去世後,他最寂寞無依的那一段日子裡,也沒有讓照顧流於溺愛,且上田天生就較一般同齡的孩子單純,只要人家待他好、對他和善,他也會回之以同等態度。也可以說,在他的認知裡,這個世上是沒有壞人的存在,也或許,是他的生活圈子太狹隘,意識不到純白之外其實還是存在有黑暗。

偷睨了下錦戶垂放在身側的手,粗糙黝黑與自己的嬌嫩白皙完全不同的手,回想起幼時,總是這雙手環抱起哭泣的自己,總是拉著這雙手,執拗地要他放下工作陪自己嬉戲,總是緊握這雙手,在孤單一人思念母親的夜深裡……一點都不細膩,但掌心的溫度,他一刻也沒有忘記,像是火般的烙印在身體的記憶裡。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小亮不再任意地與他分享這份溫度?只依稀記得他說過,自己長大了,不能再像個孩子似的老黏著他跟前跟後的,說什麼少爺要有少爺的樣子,不能再這樣隨便,有點刻意地拉出尊卑分距的那一條線,不很疏遠、卻實實在在的畫出距離。這讓他感覺到有點受傷……一直以來,小亮都是專屬於他上田竜也一人的,不論在哪裡,只要一回頭,身後一定有他。這樣的錦戶亮讓上田好矛盾,他想要快點長大跟上小亮的步伐,又怕長大了卻是與小亮越來越疏離……

好想…好想…再像從前那樣握著他的手…

上田有點故意、試探性的伸手覆上錦戶的手,瞬間微微地一震,錦戶轉過頭來。
「竜也怎麼了?不舒服嗎?」話裡盡是關心的語氣,同時不著痕跡的抽出被壓在底下的手掌。
錦戶探向上田額際,想替他撥開遮眼的髮絲,卻意外地被上田狠狠的拍開,錦戶愣了一下才把手縮回去。
這孩子怎麼了?好端端的在使什麼性子呢?錦戶滿腹的不解,看著上田氣鼔鼓的的雙頰,突然覺得生氣時的他好可愛,像隻小獅子似的。跟小時候總是哭的一臉髒兮兮的小花貓模樣截然不同。

「竜也在不開心什麼呢?」輕聲再問一次。

「…小亮變了。」

「誒?」

「我說小亮你變了,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上田直視著錦戶,緩緩的說出。

聞言,錦戶失笑。「怎麼會呢?我還是我,還是最疼竜也的錦戶亮啊。」

「你說謊!」上田控訴著。「以前的小亮才不會掙開我的手!你在疏遠我對不對?」

嘆了口氣,錦戶再次伸手去撥弄上田的髮,柔聲說著:「以前你還小,現在不同,你長大了,如果還像以前那樣不懂分寸,是會被旁人說閒話的。」

「這跟長不長大有什麼關係?我還是我你還是你,該學的禮儀該學的規矩我也一樣都沒漏,是有什麼閒話好說的啊?」上田不服的反駁他的話。

「這不一樣的,竜也。」錦戶戳了下上田的腦袋瓜子。「你是上田家的繼承人,我美其名是養子,卻畢竟還是個外人,如果和你還是如從前般的打打鬧鬧,難免讓人家看你笑話,會說上田家的少爺老是跟下人混在一起,一點未來當家的風範都沒有啊。」

「我又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你是我細心看顧、小心翼翼保護呵護成長的孩子,怎麼能讓你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就算是要披荊斬棘,我也要為你鋪一條平坦好走的路啊。
重要的是,除了檯面上的理由,那私底下對你萌發了不純愛意的心,更是我要緊緊守住,決不能洩露一絲一毫的秘密。必須在你察覺到我的心思之前,扼殺它阻止它,我不允許我自己成為毀滅你將來的罪惡根源…

「可是,可是我想要一直、一直跟小亮在一起,像小時候那樣,就算我繼承家業也不要改變的。」上田看著他,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別傻了,竜也。」錦戶笑了笑。「等將來有一天,你有了喜歡的女孩子時就不會這麼想了。說不定到時你還會嫌我礙眼呢。」是啊…終將會有那麼一天,你會找到陪你度過下半輩子的人,而那人絕不會是我…

「才不要!我才不要去喜歡別人我只要小亮就夠了!我只喜歡你啊…」上田這番激動的話一出口,說的人與聽的人同時都呆住了。
說了什麼…自己究竟是說了什麼?怎麼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上田感覺一股血氣上湧,臉上熱辣辣的紅。

錦戶先回過神來,平復一下方才受到的震撼,說實話,上田這番話說的他心頭一陣暈,差點要忍不住一把將他擁入懷裡。
「不一樣的,竜也對我跟對女孩子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喔,在大一點你就會懂了。」強自按耐住想撫摸他殷紅雙頰的舉動,錦戶微笑地開導著他,心…卻有著疼痛的感覺。

「為什麼不能一樣?我不想喜歡別人啊……只喜歡小亮難道不行嗎?」雖然不太懂這是什麼感覺,但上田下意識裡就是這樣想,只想跟小亮在一起,身邊的人只能是小亮不會再有其他人,在他人生未來的道路裡,早就預留了一個位置是誰也不能取代的…

錦戶為他仍舊稚嫩任性的想法感到頭疼,扳過他的雙肩正視著他,錦戶認真嚴肅地說:
「總有一天你要成家,當然我也是。當我們有了各自的家庭,就不會再像現在這樣了你懂嗎?」他希望上田那頑固的小腦袋瓜能趕緊跳脫這個不切實際、又讓自己充滿邪惡欲望的想法,在這樣耗下去,他不敢擔保自己不會喪失理智做出讓兩人都後悔莫及的事情來…

「…」上田不說話,只是直直的盯著他。望進錦戶那墨一般深黑的瞳眸裡,他彷彿看見了一簇微弱的火光在跳動,卻很快的被壓抑下去。他覺得…小亮在說著違心之論。
「可以不要成家啊。」他試探著。

「…就算這樣,有些事還是得謹守分寸。」錦戶訝於上田的回話,但還是穩住自己給予適當的回答。「竜也,你很聰明…你應該會懂我的意思的,有些話說的太過明白對彼此都不好。」希望這樣的暗示上田能接受,不要在咄咄逼人,逼得他快要不能控制自己。

「抱歉我沒你想的那麼聰明,可以請你說明白點嗎?」並非完全無知,他其實隱隱約約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只是還有點模糊…所以他非要逼小亮親口說個明白不可。

「夠了上田竜也!你不要再跟我鬧下去了行嗎?這樣折騰我你很開心是不是?還是你非得聽我說出因為我喜歡上你甚至愛上你、所以你不能喜歡我這樣的話你才滿意才高興是不是?!」錦戶再也忍耐不了,使勁地搖晃上田的肩頭,咬著牙怒吼。只見上田頓時間像是領悟了什麼,小小的臉蛋上透著薄紅,晶亮的目光直勾勾的射進自己心坎裡。


完了我完了…
一切的一切都完了…
在說出這樣的話之後,是回不到過去的了。


懂了我懂了…
一切的一切都懂了…
原來這種喜歡…是愛啊… 



================================================
‧‧‧我想我才是完了 Orz
感覺這篇我沒辦法在預定的回數裡解決掉 =口=
死定了!



以上。
﹝那個‧‧‧留言不開放,因為我懶的回~(踢飛)
真的有話要講的請移駕我家留言板~(逃)﹞

roxanne19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