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事未起,當時的他們仍是那麼的無憂無慮。 
記憶中
…… 
是那人似墨一般,黑亮的眼睛;
 
是那人如雪一樣,愛笑的神情。

 


「小亮
……媽媽要去哪裡?為什麼他們要把媽媽裝進那個大大的盒子裡?」小小的上田抓著錦戶的衣袖搖晃,不解的問著。

錦戶輕輕地反握住那隻小手,「竜也乖喔,媽媽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你要乖乖聽話,小亮會陪著你的

「那什麼時候媽媽才會回來呢?而且竜也怕黑、媽媽也怕黑啊!人不可以住在那麼小的盒子裡啦
~~」小上田天真的說著。

在他年幼的心智裡,還不能了解這就是所謂的生離死別,不懂得這一再見,即是永遠。

「竜也不怕不怕喔
~~就算天黑黑了,小亮也會一直一直在你身邊陪你的。」強忍住鼻酸,安慰著小小的人兒。

錦戶不知道該怎麼讓上田明白他的母親已經死去、不會再回來的這個事實,如果可以,他也想同上田一般無知,至少不用承受這些悲傷的情緒。

眨著圓圓大大的眼睛,小上田看向錦戶,「真的嗎?小亮不可以騙人喔
~~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針的!」他想起媽媽曾跟他說過的故事。 

「吶、什麼時候我騙過你了~~」捏了捏上田小巧圓潤的鼻子,「竜也不相信我的話了嗎?」

小上田皺了下被微微捏疼的鼻頭,嘟著嘴說:「相信啦~~小亮你自己說的喔~~我們來打勾勾~」

看著小人兒伸出他那短短胖胖的手指,錦戶不禁失笑,跟著伸手湊上去,兩隻手煞有其事的比畫了一番。

「好了、打完勾勾囉~~那竜也全世界最~最相信的就是小亮喔~~」小上田衝著錦戶笑的一臉心滿意足。
「嗯、我也是喔~小亮全世界最疼的人只有竜也喔~」望著那童稚的笑顏,錦戶感覺好像沒有那麼悲傷了,卻不知有些異樣的情愫在心裡、悄悄地生了根。

===============================================

那個剩下的等晚上回來再更新~(跪)
現在要去北藝大當免錢的義工兼褓母~
我應該是瘋了才會答應朋友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只要想到中午的大太陽就‧‧‧‧‧‧‧‧(遠目)


補充一下
這裡的小上田只有四歲
而小亮醬大他五歲
但我好像把亮醬寫的有點超出實際年齡的成熟~(汗)
(孩子~才九歲你裝什麼老成啊‧‧‧│││)
看不習慣的、請無視他吧~~(逃)





以上。 


roxanne19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