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各國為求勝利皆不擇手段,在那不顧一切、只想著打勝仗的
瘋狂心態下,創造出了一場又一場慘烈的戰役,一具又一具再也回不了
家的殘缺屍體,一個接著一個破碎的可憐家庭,以及那一段又一段‧‧‧
‧‧‧永遠烙印在無辜人民腦海中的悲傷記憶。

────這注定了是個大時代的悲劇。


1944年10月

上田知道,平靜的日子再過也沒幾天了。

接二連三的空襲,不斷傳遞回來的緊張軍情,大街上民眾臉上的慌亂神
態,以及一紙又一紙無情寄達的徵召令,都在強烈的提醒著他現今局勢
的動盪不安,那代表著──平靜的日子即將要結束了‧‧‧‧‧ 

看著窗外遠處的硝煙四起,很遠卻又似乎很近,手中那杯茶水,因為主
人的出神分心,早已涼透、變得苦澀不已。
 
起身到掉那杯令他難以入口的茶水,深深嘆了口氣。 

原來不是茶水苦澀,而是他的心情太過沉重,沒有了那份悠閒品茗的心情。

「竜也,在想什麼?」錦戶喚了喚兀自發著呆的上田。
 
「啊‧‧‧沒什麼‧‧‧」上田有點驚訝他的出現。 

「胡說!我看你都出神了,還說沒什麼。」 

上田笑了笑,轉身抱住錦戶,把頭靠在他的頸側,輕聲說著:「陪我出去走走好嗎?」
 
知道他在迴避自己的問題,錦戶並不想戳破,只是順了順他的髮,點頭答應。 

「想去哪?」 

「哪裡都可以,我想去沒有人的地方‧‧‧」想要走的遠遠的,逃開這個現實殘酷的世界。 

「嗯。」錦戶感覺的到懷中的人在不安、擔憂著什麼,他懂,因為他們有著同樣的心情。


如果可以,讓我們走的遠遠的,遠離這個紛爭不斷的地方,逃開這個將迫使我們分離的現實,我沒有偉大的愛國情操,只求能握住彼此的手心,即使在戰爭洪流的侵襲下,依然能保有那份溫暖而不分離‧‧‧





沒有想到,原來命運總是來的讓人措手不及。
不過是一張白紙,幾個黑字,就彷彿要把他打入了地獄。

接過父親遞來的那張白紙,上田感覺自己的手在颤抖,不過是一紙薄薄的徵召令,卻讓他感到千斤般的沉重,沉的讓他幾乎就要抓不住了。

「你自己交給他吧。」父親面無表情的開口。 

「‧‧‧一定‧‧得接受嗎?」上田艱難的吐出幾個字,抬起企盼的雙眸望向父親。

「我知道您有辦法的,不是嗎?」

他渴望著,父親能給予的幫助。
但這小小的期盼,很快的被無情的打碎了。

「這是他應盡的義務,是身為大和男子的榮耀,沒有理由拒絕。」平淡、卻是冷酷到極點的答案。
 
「我不接受!那我呢?我也有這份義務不是嗎?」雖然父親的答案早在意料之中,但上田仍不死心的想抓住那僅存的一絲希望。 

「你在胡說什麼?你的義務就是繼承家業,在我死後接替我的位置。」父親嚴厲的斥責著上田,「別忘了你的身分,你可是我們上田家唯一的獨子!」 

「那亮呢?亮他是你收養的孩子啊!他跟我是一樣的啊!」上田反駁父親的話。 

「怎麼會一樣!錦戶亮不過是個孤兒,我一時心軟才收養了他,沒想到卻是養出了個不知好歹的東西!」 

「您這是什麼意思?亮一向都很努力的,您也都看在眼裡不是嗎?」
 
「是啊!他是很努力‧‧‧」父親給了上田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努力的帶壞我的兒子,做出違背倫常的苟且之事‧‧‧你說是吧?竜也。」 

「‧‧‧你都知道?」父親怎麼會知道?他們不是一向隱藏的很好嗎?怎麼會讓父親察覺到了? 

「你別忘了,這個家是我在作主,你們能在我眼皮底下瞞過多少事?之所以不說,是因為我一直認為那不過你年紀還小不懂事,等大一點後總會清醒的。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執迷不誤!」 

「這是個機會,分開一段時間後,你總會想通的。」他看著吃驚的上田說道。 

「這太過分了!亮並沒有帶壞我,這是兩相情願的事,是我先喜歡上他的啊!」事到如今,上田也豁出去了。

什麼名譽什麼廉恥、什麼道德倫常的他通通都不管了!只要能爭取到一點小小的機會,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 

他只想抓住那轉瞬間就要離他遠去的幸福,想再多保有它一段時間。

但父親那重重落下的一巴掌,不僅僅是打偏了他的身體,使他跌倒在地,連帶的那一絲絲企望,也全都粉碎散落一地。 

上田難以置信的望向父親,這是有生以來父親第一次動手打他,臉頰上那股熱辣辣的疼痛感在在的提醒著他父親有多麼的震怒!

明知道這是段不可能的愛情,不會被家人朋友所接受的愛情,他還是陷了進去。
正因為這條路走的始終是那麼艱辛,所以他更不能放棄,不想輕易的放手讓這段小心呵護的感情就這麼離去‧‧‧‧‧ 

「我‧‧‧」
 
「竜也別說了!」錦戶打斷上田正欲出口的話。 

「亮‧‧‧」上田沒想到他會在這時出現。 

「什麼都別說了‧‧‧好嗎?」錦戶給他一個安撫的笑容,「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錦戶抬頭看向竜也的父親。 

「帶給您這麼大的困擾,我很抱歉!」錦戶彎著身體向他說著。 

「我會去盡我該盡的義務,不會逃避的。」 

「請您不必理會竜也的無理要求。」 

「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上田的父親冷哼了聲。 

「但‧‧‧請您務必答應我一件事。」錦戶誠懇的請求著。 

「‧‧‧你說。」 

「在從軍前,請給竜也一點小小的自由,讓我們好好的度過這一段時間。」他看了看愣坐在地上的竜也,接著又對他的父親彎下了腰,「‧‧‧然後,我會還給您一個完整無缺的上田竜也。」

上田的父親遲疑著,但終究是無奈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雖說是為了兒子的將來著想,但看著這樣的他們,到底還是有些不忍心,畢竟也是養育了十幾年的孩子啊!手心手背都是肉,就算不是親生的,眼睜睜的看他將要遠赴戰場,心還是會感到不捨的。






「亮!你那是什麼意思?你想要丟下我嗎?」上田憤怒的揪著錦戶的衣領問著。 

「你冷靜點!竜也。」 

「冷靜?你竟然叫我冷靜?!在你說出那種像是要去赴死的話後,你要我怎麼能冷靜的下來!」上田覺得自己要瘋了,他不敢相信錦戶竟然這麼輕易的就妥協了! 

虧他那麼還極力的向父親爭取,結果呢?現在卻只能像個傻子般的搖晃著錦戶的身體,只能不停的問為什麼?真是一廂情願啊!人家根本不領情啊! 

「你聽我說,竜也。」錦戶制止他狂亂的舉動,按著他的肩,對上他的眼,說道:「現在只能這樣做了,你父親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他的堅決是不容許你違背的!」 

「這一天是你我早該料想到的,避不了的!只能接受了,不是嗎?」 

「可是‧‧‧」上田還是不能接受這個既定的事實。 

「別可是了,況且我什麼時候說了我要去死的話了?我可是你的錦戶亮啊!我會回來的!」 

「我會好好的回來,還給你一個完整無缺的錦戶亮的!」錦戶對上田說出了他的保證。 

「‧‧‧你說的‧‧‧是真的?」這樣的承諾好沉重,兌現的可能又究竟是多少? 

「到現在還不相信我嗎?」錦戶佯裝微怒的樣子,惡狠狠的看著上田。 

被他那樣子逗笑了的上田,只能點點頭,表示自己相信了。 


暫時,就讓他當隻鴕鳥吧!只要把頭埋進土裡,就能假裝現實中的一切都不存在,只看見自己想看的,聽見自己想聽的,不管外在的變化如何,他的視線都只追隨著那個能讓他平靜之處,那是個有錦戶亮存在著的地方,能給予他溫暖依靠的地方‧‧‧ 




接下來的日子,上田總是與錦戶形影不離,擺脫了世俗的枷鎖,他們盡情的笑著鬧著,在大街小巷留下奔跑的背影、以及深刻的足跡;依然吵著罵著,用言語來記住彼此的身形;在夜裡瘋狂的擁抱著,藉著體溫的汲取,來換取現在幸福的記憶。 



上田總是睡的好少,錦戶是知道的。
他們都怕一覺醒來,就被時間超前了腳步。
人都是貪心的,擁有了一點點的幸福,就會想要更多更多,再多再長的時間對他們而言,是永遠都不夠的‧‧‧‧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臨了。

在送行的人群裡,錦戶沒有看見上田的身影。
他知道,昨天夜裡,竜也背對著他、偷偷哭紅了眼睛。
懷抱中、手心裡,那熟悉的溫度還存在‧‧‧
這些‧‧‧就足夠了‧‧‧
錦戶笑了,從容的轉身,別過那些猶自依依不捨的人群,離去。




上田獨自一人窩在房裡,沒有去送行。
該說,他沒有勇氣、也沒有自信,能坦然的看著錦戶離去的背影。
呼吸間、空氣裡,令他安心的氣息還存在‧‧‧
不夠‧‧‧永遠都不夠的‧‧‧
緊緊矇住雙眼,忍不住的淚水,一滴一滴從指縫間滑落,昨夜淚濕的枕頭,始終沒乾。 






1945年5月

無止盡的等待,上田不知道自己究竟等了多久。 
一個月?兩個月?一年?還是兩年?任憑他扳著手指算,卻怎麼也數不出來。 

「說不定、只有一星期啊‧‧‧」上田嘲笑著自己。 

即使是一天,也像是一年那麼漫長‧‧‧感覺自己,好像已經用了一輩子再等待似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日子是怎麼過的,餓了就吃,睏了就睡,其餘的時間,都在等、在思念、在盼著一個身影,即使是在遠方卻依然清晰的身影。 

他不敢踏出家門,萬一亮突然回來了,他要第一個迎接他。
他不敢走上大街,他害怕看到女人和小孩們無依的眼神,彷彿訴說著他們失去了可親的家人。

所以他等,等著一個不知是生是死,音訊全無的人。

最後,等來了一張紙、一封信、還有父親的幾句話‧‧‧‧‧





 

「‧‧‧亮不會回來了‧‧‧」 

誰?你說誰不會回來了?那個人一定不會是亮! 

「他‧‧被徵召為神風特攻隊,駕著『櫻花』為國犧牲了‧‧‧」 

父親為何在哽咽呢?誰犧牲了令他那麼難過? 

「竜也,你知道的。這是為了國家,亮是個英雄‧‧‧」 

什麼英雄?亮嗎?怎麼可能!呵呵‧‧‧明明就是個膽小鬼的啊! 

「這是給你的信,是他上飛機前的最後一封信,託人‧‧讓我交給你‧‧‧」 

信?誰的信?給我的嗎? 

上田竜也原本無意識的眼神慢慢的聚焦,漸漸集中在父親遞過來的那封、沾染了硝煙味,傳達著某種訊息的信封上。

那熟悉的字體在眼前不斷的被擴大‧‧‧ 


他彷彿聽見‧‧‧ 




世界崩裂的聲音‧‧‧



-----------------------------------------------------------------------------------
上田竜也 敬啟

1945年4月1日 

今天,美軍登陸沖繩島了,聯合艦隊的總司令豐田上將決定將所有的艦隊投入此一決戰,
明天我將要登上伊藤中將指揮的大和號戰鬥艦,對附近的美軍艦隊,展開自殺式攻擊。 

對不起,竜也。

我恐怕是‧‧‧要食言了‧‧‧ 

很抱歉讓你等了那麼久,卻只有等到這一封信,但來到這裡才發現,以前的我太天真了!
總以為自己能夠保護你,能夠撐起你的世界,但我錯了,在這種時代,動盪的局勢震撼著整個國家,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時候了,雖然並非自願,即使真的很想馬上回到你身邊,但終究是回不去。到了這個地步,如果一個人的犧牲能換取無數人的安穩生活,我想我是願意的,因為那無數的人之中有一個是你,你是我最想、傾盡全力也要保護的人。 

吶、我知道你一定會說我傻、是個笨蛋之類的,但事實就是如此,我希望你幸福安穩的生活著,即使是要拿命來換這麼大的代價,我也不覺得可惜,只是很遺憾、不能再看到你的笑顏、聽到你的聲音,吶、竜也,笑一下給我看好嗎?再喊聲小亮來聽聽嘛!我看的到聽的到喔!所以~~不准你偷偷掉眼淚!我可是會生氣的!你應該記得我生氣的樣子吧?怕了吧!知道怕就給我乖乖聽話,要笑、要好好活著,以後你還會遇到很好的人的,雖然一定沒我好,但還是要好好把握珍惜喔! 

到了最後,還是要跟你說對不起!對不起不能陪你過往後的每一天,對不起當你難過時再也無法第一個安慰你、開心時再也無法跟著你一起大笑,對不起沒能遵守我的承諾,對不起我說了謊,對不起不能再讓你親耳聽到我說愛你,對不起讓你孤單一個人等了那麼久!

對不起‧‧‧‧我真的回不去了‧‧‧‧ 

在最後的最後,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就算過了很久很久,也請你不要忘記,在你的生命裡,曾經有過一個叫錦戶亮的人,很愛很愛你‧‧‧ 

                                                               錦戶亮 絕筆
-----------------------------------------------------------------------------------


上田看著手中的信,一滴、兩滴‧‧‧淚暈染了信上剛毅的字跡,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仰起頭,想要對著天上吶喊,無奈聲音卻哽在咽喉裡,發不出來‧‧‧‧‧‧ 


『你真的是個大笨蛋啊錦戶亮!』
 
『我就是要哭你又能拿我怎樣‧‧‧』 

『不會有更好的人了‧‧‧再好也都不是你啊‧‧‧』 

『怎麼可能會幸福呢?我的幸福都是因為有你‧‧‧』 




彷彿看見錦戶亮駕著飛機,在那無垠的藍空中炸開成一朵朵血紅的櫻花‧‧‧



緩緩飄落。





等我‧‧‧亮。

你讓我等了那麼久,

這次,該你等我了‧‧‧











以上

roxanne19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