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亮,窗外還是灰濛濛的一片,看起來,有點像是絕望的顏色。
但床上熟睡中的人並沒有因為天亮而醒過來,
他的生理時鐘跟自然的晨昏向來不是以同一個步調在進行的。

門口傳來『喀拉、喀拉』鑰匙轉動的聲音,
接著、大門被開啟了,來人刻意放慢腳步,似乎知道裡面的人還沒醒,
握住門把輕輕地轉動著,小心的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亮?‧‧‧是你來了嗎?」床上的人突然睜開眼問道。

這傢伙~~聽力越來越敏銳了‧‧‧‧錦戶亮有點被嚇到。

「嗯、是我。」大方的踏進房裡。
「既然醒了就快點起床,別忘了今天跟人家約好了, 要是遲到會給別人添麻煩的。」
他踏進浴室,擰了條溫熱的毛巾,走回剛從床上坐起身的上田旁邊。
「吶~擦擦臉,清醒一下。」錦戶將毛巾遞到還是睡眼惺忪的上田手裡。
上田默默的接過,「嗯‧‧‧謝謝。」

看著這樣順從的上田竜也,錦戶亮感覺自己的心臟在微微的發疼著。
-----------------------------------------------

醫院裡等候處的長廊空蕩蕩的,只有少數的患者和家屬在等候醫生叫號。
其實他是刻意預約這個較少人的時間的。
因為、那個人不希望引起別人的注意,不喜歡旁人投注過來的那種訝異、
憐憫或者是同情的眼光。

只因為他看不見‧‧‧‧‧‧
只因為上田竜也失明的這個事實。

錦戶亮到現在都還覺得這該不會只是一場夢,只是老天開的一個玩笑!
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看不見了呢?
不過是腦袋撞了一下,怎麼會就看不見了?

把頭埋在膝蓋中,錦戶的雙手十指煩躁的抓著自己的頭髮。
他很後悔‧‧‧很後悔那天為什麼要跟上田吵架、很後悔自己為什麼
火氣要那麼大、很後悔為什麼會那麼激動的伸手推了上田一把‧‧‧‧
接著他的頭就撞上了餐桌一角,沒有受傷、沒有流血,只是腫了個包很疼罷了。
然後是好幾天的冷戰,雙方都硬著脾氣不說話,都等著看誰要先低頭求和。

但當時他們誰也沒料到,就那麼一下,會讓上田的眼裡只剩下絕望的顏色,在瘀血逐漸
擴散的同時,眼前的一切,也一點一點慢慢的在消失。

『如果那時能多忍耐些,多讓著竜也一些,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啊!』錦戶自責的想著。

但如果終究只是如果,已經發生的事實,是任何人也無力去改變的!

從那一天起,上田就變了‧‧‧
原本就少言的他,更加的沉默了。
以前愛耍性子、任性的他,變的順從不再反抗了。
這樣的上田竜也,讓錦戶亮感到不知所措,他寧可上田對他發脾氣、也不要這樣
的沉默以對‧‧‧感覺‧‧像他不存在似的‧‧‧

抬頭看見護士領著他走出來,錦戶起身上前,想對他說些什麼、想問他醫生怎麼說?
但一對上他空洞的目光,就都哽在喉嚨裡,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只能從護士手裡接過他的手,帶著他離開這個讓人渾身都不舒服的地方。
---------------------------------------------------

本來想帶他四處走走的,但上田拒絕了。
他說他累了、想回家休息,錦戶看著這樣說著的他,也只能答應了。

才回到家,上田就把自己關進房裡,什麼事都不做、也不讓錦戶靠近。
錦戶只能坐在客廳沙發上無聊的轉著遙控器,一台跳過一台,心裡的鬱悶也跟著
不斷地累積。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他起身往上田房門口走去,敲了敲門,「竜也,我要進去囉。」正要轉動門把,
卻發現從裡面上了鎖。
「開門好嗎?竜也。」錦戶有點擔心的問。
「‧‧‧你不要進來‧‧‧我想一個人待著‧‧‧」裡頭傳來上田悶悶的聲音。
「不行!你這樣讓我很擔心!」錦戶覺得他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
「‧‧‧‧」裡頭的人不回話。
「拜託你開門,竜也?」他試著再問一次。
「不要。」

錦戶有點惱了,上田似乎忘了他有這個家裡所有的鑰匙,讓他自己開門是因為
想給他尊重的體貼行為,但現在這種情形,那些什麼尊重體貼的鬼東西都給他
到一邊涼快去!

聽到門被開啟的聲音,上田迅速的拉起被子矇住自己。
「叫你不要進來的!出去!」
「別鬧了!竜也‧‧‧」錦戶試著拉開兩人間的屏障,不料上田卻使勁將被子拉的更緊!
見他這樣的舉動,錦戶也開始用力想扯掉那床棉被,「你這樣讓我很擔心你知道嗎?」
「你放手!」「不放!除非你讓我看看你!」

「就算你看的到我我也永遠不能再看見你了!」上田大吼著,跟著手一鬆,兩人拉扯著
的被子掉落到地上。

錦戶看見了‧‧‧
看見的是上田蓄滿了淚‧‧‧卻空洞沒有焦距的雙眼‧‧‧

「今天醫生說了,血塊嚴重的壓迫到視神經‧‧‧」
「他說位置太敏感手術可能有危險‧‧‧」
「就算手術成功機率也不高‧‧‧」
「他的意思就是我這輩子可能都會是個瞎子‧‧‧」

上田的聲音沒有任何高低起伏,平淡到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錯似的一樣。

他的反應使錦戶心中感到一陣不安!他上前用力的將上田抱進懷裡。

「竜也,你不要這樣‧‧‧」錦戶感覺到慌亂。
「你可以生氣、可以怪我、這都是我的錯,但就是不要這個樣子啊‧‧‧」

「你說、以後我該怎麼辦?」
「看不見跟個廢人沒兩樣的我該怎麼辦?」上田開始低聲啜泣。
「我‧‧沒有怪你‧‧‧這是意外‧‧‧」
「但是‧‧‧再也‧‧看不到你‧‧‧怎麼辦?」抓著錦戶衣服的十指越揪越緊,
錦戶感覺到他的心也被揪的緊緊的、有如針刺般的發痛著!

他溫柔的抬起上田的臉,看著他不斷滑落滿臉的淚水、低聲說著。
「沒關係的,竜也。」
「我會幫你看見,你的每一個白天、每一個黑夜、每一個明天‧‧‧
‧‧‧我都會代替你看見。」

「所以,你什麼都不用看,你只要看著我就好了!」他貼著上田的額頭對他這樣說著。

上田卻自嘲般的笑了,「你在說傻話嗎?我連你都看不見了啊‧‧‧」
話才說完,一雙大手矇住了他的眼,錦戶拉起上田的右手,來到自己的臉上,
帶著他緩慢、卻仔細地觸碰著臉上的五官。

「看見了嗎?」手指觸碰到臉頰上的濕潤,
「竟被你看到我跟著你哭‧‧‧太丟臉了!」

「看見了嗎?」接著感受到溫熱的氣息,
「這是我們一起活著的証明。」

「看見了嗎?」然後往下,是微微上揚的嘴角,
「竜也,我在笑喔!所以你要收起眼淚跟我ㄧ起笑才對啊!」

這一番話讓上田的眼淚掉的更兇了,「亮,我怕有一天‧‧‧我會忘記你的樣子!」
雙手胡亂的摸著錦戶的臉,「怎麼辦?我不想忘記啊‧‧‧」他的語氣是那麼的無助與驚慌,
就像個迷了路的孩子般的害怕著。

錦戶拉下上田的雙手,貼在自己的心口上。
「你相信我嗎?」看著已經失神的上田,錦戶提高音量再問一次。
「竜也,你相信我嗎?」
上田沉默了一下子,然後輕輕的點了頭。

「那麼我跟你約定,只要我還看的見你一天,我也會讓你每天都能看的見我,
用你的手、你的身體、你的心,絕對不會忘記的。」

然後,錦戶低頭給了上田一個一點也不溫柔的吻,用力的吻著,甚至咬破了他的下唇。



「吶、這是我跟你約定的証明喔!」

「這麼痛的証明我想你是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







完了~~我不敢看我到底寫了些什麼........
完全不受大腦控制的一篇......

我想寫快樂的故事啊~~~~
為什麼老是寫一些笑不出來的啊????
有人相信我其實並不想這樣惡搞的嗎???



連篇名都想不出來....
整個無力ㄚ我 OrzOrz
那個誰??
來幫幫我吧~!!  >0<






以上。﹝哭著退場~﹞

roxanne19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